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中石油首次尝试网上销售天然气

2018-10-13 10:12:01

“部署加快推进价格改革,更大程度让市场定价。”在近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价格改革是建立市场机制必须要闯的一道‘坎’。”

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政府工作目标中的主要内容,资源类产品的价格改革一直是重点推进内容。政府的这一态度也促使市场自身探索新的价格体系的形成。

目前,据了解,长期处于高压状态的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开始谨慎探路管道天然气交易等多层次商品价格体系改革。这也意味着期货交易所等场内市场探索多年的一些高难度品种,开始在场外市场有所突破。

在成都举办的“大宗商品期现对接及场外衍生品市场规范与发展”专题研讨会上,天府商品交易所董事长刘昂生等与会者达成共识:中国应该进一步完善多层次商品市场体系,场内场外市场包容协调发展,二者不可偏废。

管道天然气先行先试

11月以来,国内至少已经有三拨期货业界和现货业界人士开始发出正式接触的信号。在鞍山举行的某大宗商品行业论坛上,新湖期货董事长马文胜就坦言大宗商品场外交易市场作为期货市场的有效补充,更贴近于实体经济,未来发展前景看好。

而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则可能会出现在被认为难“啃”的天然气领域。

东北商品交易中心总经理申延福透露,中石油集团已决定与该中心合作开展东北地区管道天然气现货挂牌交易的试点工作,此举将为今后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化改革预作铺垫,也是作为国内天然气行业老大的中石油首次尝试用全新方式网上销售天然气。

天然气价格在中国受制于既有体制,一直是国内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屡啃不下的硬骨头。

“目前的卖方平台虽然仍然是中石油一家独大,还没有实现完全意义上的市场化,但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中石油愿意把一部分资源拿出来公开喊价,说明他们认可这个现货平台。”一家计划从东北商品交易中心融资买入管道气的企业代表看来:“包括液化石油气(LPG)、液化天然气(LNG)、压缩天然气(CNG)、管道天然气(管道气)在内,这些产品的定价权完全牢牢掌控在石油巨头手中,东北商品交易中心如果能运作好天然气专场交易这一平台,将为日后LNG交易价格实现市场化做出重大贡献。”

我国目前仍处于天然气供需难平的时期。作为国家限价资源和必须依赖管道输送的特殊资源,中石油的终端售价往往又不能高于国家核定的售价。此时,东北商品交易中心的探索,等于既为中石油溢价售卖天然气提供了机会,也为下游产业企业提供了略高价格获取充足资源保障的供货平台。

由于LNG大部分是进口的,中石油贸易商在将海外LNG运到港口的过程中存在时间差,因此可能会由于LNG价格波动而遭受损失。但如果在东北商品交易中心通过类似掉期交易的方式进行售卖,无形中就能锁定价格、规避风险。“中石油也是看中了可以无风险套利这一交易模式,才愿意合作。”申延福进一步介绍说。“上海期货交易所和大连商品交易所均研发LPG期货多年,但即便上期所主导参与的原油期货临盆在即,LPG期货却迄今未能上市。不难发现,搞定中石油等卖方寡头难度巨大。”

现在,拥有强大期货背景的鲁证经贸有限公司已抢先一步,与山东日照港展开合作,共同建立日照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在服务实体经济和探索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创新方面打开了新的空间。

据该交易中心总经理李强介绍,日照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主要解决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之间难以单独解决的问题。目前有几个方面的探索:为产业客户提供能与场内市场产品充分对接的个性化风险管理工具,满足客户“订制型”需求;而作为风险管理子公司,尤其是为那些对金融市场不太熟悉或很少使用期货、期权等金融工具的贸易商或生产企业提供风险管理服务。

“这些新兴市场业务的主体突破了期货市场上市品种必须同时面对机构和散户的机制,既是模式创新,也规避了非真实需求交易对象之间的恶意价格炒作行为,很好的解释了中国为什么要发展多层次资本(交易)市场的命题。”国内知名期货和现货研究人士常清、胡俞越分析称,很多产品根本在期货市场无法推出,由场外交易市场发起类似普通投资者无法参与的专场交易,非常有必要。

多层次价格体系寄望“负面清单”管理

中国的期货市场脱胎于现货市场,但中远期现货市场又被“行政”地剥离于期货市场之外。中远期现货长期被监管层冠以“变相期货”和打击对象,期现货市场之间长期抢品种、抢客源、抢资金的争夺使得部分现货市场更沦为价格炒作平台,成为国内商品价格大起大落的“始作俑者”。

对此国务院先后发布2011年的“38号文”和2012年的“37号文”并开展对各类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存活下来的区域性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已经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多层次商品市场体系中拥有了一席之地和合法地位。

“对比之下,场外市场发展滞后就很突出。如何促使大宗商品场外市场健康发展已经成为市场面临的核心问题之一。”刘昂生认为。

“我们现在正和一些平台在做这方面的尝试,这些尝试有可能变成一种交易方式,甚至是一种商业模式。”马文胜认为,大宗商品场外交易平台可以与产业链中有活力的实体贸易型企业,以及风险管理子公司进行合作,共同去创设一些产品。他透露,新湖期货股东方已经设立了相关公司,新的产品及交易模式即将推出。

注意到,在中国期货业协会日前举办的一次活动上,与会的期货公司高管们甚至提出了建立期货业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的思路,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允许创新试错;进一步完善“四统一”管理,加强期货营业部轻型管理模式研究,降低期货公司运营成本。

有消息称,由全国人大财经委主导的期货法草案第二稿已经出炉,该法案将把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列为一大类,充分发挥法治对期货市场和期货业的引领、规范、保障、推动和促进作用。但无法获知作为场外市场的中远期现货此番是否会被纳入期货法监管范围之内。

“尽管目前没有证监会等官方层面的正式表态,但我们理解,‘完善多层次商品市场体系,需场内场外包容协调发展,二者不可偏废’的多年共识,也间接承认了现货市场具备,甚至完全可以对期货市场形成更加有效和良性的互补关系。”

树脂表带
海宏江南壹号三居室户型图-汉中
清雾信阳毛尖图片
树脂造粒机
海宏江南壹号四居室户型图-汉中
信阳自产自销
树脂面漆 环氧
海宏江南壹号图片
茶叶包装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