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坟前四个铁人有什么来历王氏两乳为何精光可鉴

2018-10-15 19:55:15 来源: 万州信息港

岳飞坟前四个铁人有什么来历?王氏两乳为何“精光可鉴”?

在游览杭州岳王庙时,发现精忠桥前甬道两边,栽种了很多桂花树,还有很多柏树,既整齐,又青葱,蓬蓬勃勃。

不过,让人觉得大煞风景的是,桥东甬道的正中央,孤零零地栽着一株桧柏,又歪又斜,模样丑陋,用石栏围着,上有说明说:“相传,明天顺元年,杭州府同知马伟重修岳飞祠墓后,奏请朝廷赐额‘忠烈’,召集民众祭祀岳飞,取桧树锯成两半植于墓前,人称‘分尸桧’,表达对谋害忠良的奸臣秦桧的痛恨。桧树死后,后人又植桧柏代之,一直流传至今。”

虽说是“相传”,但史籍上是有明文的。清朝人冯培《岳庙志略》记载:“天顺元年,杭州府同知马伟重修祠墓,奏请朝廷赐春秋祭祀及‘忠烈庙’额。马伟取桧树折杆为二,植墓前,名‘分尸桧’。”可见,张伟植“分尸桧”,是的确有其事的。

然而,对于是否将桧树折成两截植于墓前,却有不同的说法。清朝人褚人获的《坚瓠集》记载:“岳王墓在西陵桥之右,墓上松柏枝皆南向,墓前有分尸桧,自根以上劈分为两,中格以木,以示支解奸桧也。”褚人获的记载,不是把树横刀斩断,而是从树根以上,用刀劈为二,中间再用木架住,以示“支解”。支解也就是肢解,为古代碎裂肢体的一种酷刑,这种方式似乎更能体现植“分尸桧”者的本意,比那一刀两段更形象。

《坚瓠集》还载岳飞坟前“四奸跪忠”的来历说:“正德八年,指挥李隆冶铜为桧及妻王氏、万俟卨三形,皆赤身反接跪墓前。久为游人挞碎。万历二十二年,按察副使范涞重铸,又益铸张俊像,共四焉。”说明,这“四奸”曾经过多次铸造,李隆以铜铸,只铸秦桧、王氏和万俟卨三人,后被游人敲碎。万历年间,范涞重新铸,已经改为铁质,并增加了张俊,配成了四人。后来,这四人被敲了铸、铸了敲也不知多少回,史书也有记载。

《坚瓠集》还接着说:“游人拜墓后必以瓦石敲掷之,或溺其头,而抚摩王氏两乳,至精光可鉴。”

群情愤愤地对几个铁人投瓦掷石、撒尿于头,何苦来哉!历来的人们似乎习惯了这种“众人施暴”的方式发泄,或发泄对奸臣的愤懑,或发泄对个人遭际的郁闷。或许,以这种方式发泄,既无需担破坏文物之责,又能表演惩奸的义举,可谓划算。

然而,施暴之后,奸臣就能绝迹?未必。单就宋、明两朝而言,明朝的奸臣比两宋的奸臣却只有多、不会少。何况,在生之年,这些奸臣其名望之高、声誉之好、身边吹牛拍马者之多,则是倍受屈辱如岳飞们无法望其项背的。

当时,各地州官、府官为秦桧立生祠的不少,一个叫胡舜陟的静江知府就曾为秦桧立过生祠,还亲自撰写立祠记。明朝那位“但知有忠贤,不知有陛下”的大奸臣魏忠贤,他获罪前,各地争相为他立生祠、认干爹、拜爷爷的更是不计其数。拜倒在奸臣门墙的是这些人,往奸臣铁头上撒尿的也许还是这些人,末了,还顺势在王氏两乳上摸一把,以至“精光可鉴”!

倘若众人施暴就能实现奸臣绝迹,那倒真是一本万利的大好事。不过,抱此幻想就如同盼望天上掉馅饼一样不切实际。历代的奸臣无不是制度落后、法治缺位的产物,预防贪官弄权、奸臣误国,还必须从制度与法治入手,通过完善制度和法治,实现监督与惩处的双管齐下,才能真正还天下以海清河晏。

管道保温棉
碧海星辰-宁波
赤峰微晶石仿铜浮雕
管道保温铝皮
碧海星辰价格
微晶石仿铜浮雕图片
管道保温型组合聚醚
碧海星辰图片
布艺老虎图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