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夭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41:54 来源: 万州信息港

1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睁眼闭眼的功夫,距离高中毕业已经三十年了。三十年的光阴在岁月的长河中不过像浪花滚过,但是,却把我们从青春烂漫的花季推进了落红轻飘的深秋。  “岁月无情,我们都老了。现在已经有三个同学离开了。趁毕业三十年这个机会,我们聚聚吧!”高中时代的老班长张辉在故乡花山市给我打来了电话。  “真的,是应该聚聚了,聚会定在哪一天,我一定回去。”分别了三十年,真的很想同学们,见见面,叙叙旧,回忆那些高中时代的往事,体会那种浪漫快乐的感觉,对我们这些打拼半生,身心俱疲,眼瞅着奔五的人来说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我毫不犹豫地举双手赞成。  挂掉电话,靠在沙发上,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像电影似的在我脑海中闪过:“张辉!“”赵小龙!““林丹”“石屏!”我叫着他们的名字,想着他们稚气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林丹是个苍白清秀的男孩,一双眼睛忧郁而迷离。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喜欢画画,尤其喜欢画人物肖像。他的书包里整天装着一个厚厚的图画本,里面全是人物肖像,只要有时间便拿出来认真翻看着。不知为什么他从不给别人看他的画,因为是同桌,我有机会偷窥那么一两眼,恰巧看见一幅女人画像,脸像满月儿,目似杏核儿,嘴角微翘,笑意盈盈。这个女人短发,三十岁左右,美丽而忧郁的样子。  我立刻被她吸引住了,一心想知道她和林丹是什么关系,但是看到林丹神经兮兮的样子,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在南部的这么多年里,我经常会梦见林丹和这个女人,有时突然会听见他们在叫我的乳名:“小桃—小桃—”,叫声清晰真切,不停地在我耳边回旋;有时又是那么的飘渺虚幻,好像来自遥远的天边。我不由自主地答应时,叫声消失了,一切又恢复宁静了。  2  同学聚会是在故乡花山市郊区,一个叫作“水岸江南”的度假村。  度假村一派南国乡野风情,浓荫翳日,清新凉爽,实在是个消暑度假的好地方。尤其是高低错落的绿色藤萝下一张张木质小圆桌,圆桌旁边配有小圆凳;左边一个不规则的小水池,池里向上喷出一米多高碗口粗的水柱,水珠飞溅落跌落回池里,荡起层层涟漪;几条红色的鲤鱼在水池里悠闲地游弋着,安然享受夏日里这一隅惬意。  我踏着枕木小路,穿过藤萝走廊,风尘仆仆地来到大厅。午餐宴席已经开始了。大厅里十张桌子一字排开,桌上美酒佳肴飘散着诱人的浓香,同学们大概酒过三巡的缘故,一个个半百老头老太小脸儿红扑扑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我的到来无疑给宴席又增加了一缕欢乐的气氛。  老班长张辉,高中时代是个英俊小生,现在却像充了气的大皮球,脑袋圆圆的,脸圆圆的,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不愧是资产千万的大老板,富态滋润,喜气洋洋。他一眼瞥见走进大厅的我,大步迎了上来,狠狠地来了个熊抱,随后拎起我转了个圈。霎时,一股热流钻进心里,温暖的感觉遍及全身。  和同学们打过招呼,坐在张辉身边,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端详着一张张熟悉的脸。三十年了,不管岁月怎样摧残,虽然已经两鬓霜白,额上皱纹如镌,但是我依然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我的亲爱的同学们饱经岁月风霜后依然是那样的乐观开朗,神采飞扬!  石屏依然很干练,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副思想者的表情。他坐在另一张桌子边,举着酒杯向我示意,我举起酒杯,做了个碰杯的样子,我们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距我较远的地方,赵小龙像张飞似的满脸通红跟坐在身边的肖楠不知说着什么,只见肖楠“哇”地一声跳起来,端起酒杯里就往赵小龙嘴里灌。赵小龙边笑边躲,肖楠大有不喝下肚不罢休的气势,看到其他几个女生也跟着起哄,赵小龙只得把酒喝了。肖楠拿起酒瓶装作给赵小龙倒酒的样子,吓得赵小龙伸着两只手直给肖楠作揖。看他们俩逗趣,旁边的同学都笑出了泪花。  我满场搜寻着,始终不见林丹的影子。说心里话,这么多年来真的很惦记他,真希望见到那个苍白忧郁、从不欺负女同学的同桌,真希望他变得和张辉一样心宽体胖,像个快乐的弥勒佛。  尽管男同学中弥勒佛有好几个,但是没有一个是我渴望见到的林丹。  “林丹,没来吗?”我收回视线,问身边的张辉。“没来!”张辉叹了口气,说;“现在比原来还古怪!”  一丝惆怅袭上心头,我在心里默念着:“林丹,林丹,你怎么还是那么苍白忧郁!你就不能快乐起来吗?”  “林丹现在是国内很有名气的画家了,但是为人处事却越来越怪。特别是近几年,他拒绝参加任何活动,独居在乡下的老房子里,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上个星期,我去乡下找他,可他只顾画画,理都不理我,我一看,画上画的竟是一个小姑娘,边画嘴里边自言自语地叫着‘小桃,小桃’的。我看,搞不好林丹这儿有点问题!”张辉指了指额头,将杯子里的半杯白酒一饮而尽,他拿起一片西瓜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没等咽下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林丹画得那个小姑娘真的很像你,那脸庞,那鼻子,尤其是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张辉像发现了新大陆,一双眼睛在我的脸上端详着,“像,真的很像,不,他画的就是你,高中时代的你!”。  “像我?真的吗?”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三十年前,照着我的样子画了一位中年女人,现在又照着我的样子画了一个小姑娘,林丹究竟要表达什么,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呢?”我的眼前浮现出三十年前林丹画像中那个短发中年女人,忽然觉得似曾相识,但是我想不起我们在哪里见过!  赵小龙有点喝多了,趔趔趄趄地走到我身旁,“美女,三十年不见,咋一点不见老啊!”他拨弄了一下我的头发,“扎上小辫子装一回小姑娘呗!”  我摇了一下头,笑着说:“怎么?想让我装嫩?都奔五的老夫人了,满脸皱纹,咋也装不像了!”  我们都笑了,但是笑里装满了无奈与惆怅!  3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我爱谈天你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小,  风在林梢鸟儿在小,  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的这首小诗不知吟诵过多少次,每次吟诵它,心里都会有一股酸涩的感觉,少年时代的情景浮现出我的眼前,一幅幅熟悉的画面,一张张亲切的面庞勾起我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  我家院子里有一颗小桃树,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粉嫩的桃花缀满枝头,浓郁的芳香随着微风钻进屋里,整个房间里都被熏香了,我的身上、衣服上、连我的书包都是香的!  我对桃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所以给我起名叫陶桃。  我喜欢摘几朵桃花夹在笔记本里,花瓣慢慢变干了,我把它制成标本,熨熨帖帖藏在纸页间。  我有三个哥哥一个弟弟,是家里的女孩子,母亲很宠爱我,总是把我打扮得像朵花似的。母亲给我织了件桃红色的毛衣,还请来了单位王叔叔在我家院子里的桃树下给我拍了几张照片。那时候的照片都是黑白的,虽然看不出毛衣的颜色,我还是欢喜得不得了。我喜欢那张半身像,相片里的我,脸像满月儿,目似杏核儿,嘴角微翘,笑意盈盈,我觉得自己好看极了。照片一共洗了三张,一张被母亲镶在了相框里,一张被姨妈要去了。我还有一张放在床头的小纸盒里。每天放学回家先拿出照片来看看,越看越爱看,简直爱不释手,后来干脆把这张照片夹在了笔记本里。  母亲也喜欢看这张照片,“小桃真的像花一样美!”望着镜框里照片中的我,母亲总是忍不住夸我几句。  有一天,笔记本里的照片不见了,我翻遍了整个书包也没找到,我怏怏不乐地坐在座位里,猜测着谁会偷我的照片,想来想去目标锁定同桌林丹,因为我的照片只有林丹看过。  那天上午第四节是体育课,林丹跟体育老师说脚扭了,留在教室里。天很热,体育老师组织同学们在操场上做了一会儿操就解散。我想起书包里母亲给我放了个苹果,就回到教室里。刚走到教室门口,一眼就看见坐在座位里的林丹正趴在书桌上画画,边画边往书桌里看。看到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决定吓唬他一下,我大喊一声:“林丹!”  林丹吓得一哆嗦,猛抬头,看见是我进来了,他慌乱地把什么东西塞到了我的书包里。我走过去,看见我的笔记本的一角还露在外面呢,便生气地问:“你翻我书包了?”林丹没说话,他把右手藏在了身后。我使劲把他的右手拽了出来,看见一张铅笔画,我夺过来一看,画的正是照片上我的模样:脸像满月儿,目似杏核儿,嘴角微翘,笑意盈盈。“嗯,画得真不错。”我心里喜滋滋的,可脸上没表露出来。  “坏小子,你敢画我!”做出要撕的样子。  “别,别撕,还没画完呢,我保证画的不是你!”林丹慌忙阻止我。  “分明是照着我的照片画的,还说不是我!”我做出要撕的样子,动作更加夸张。  “不要啊!”林丹扎着两只手慌忙解释着,眼框里竟含着一层泪花!“我是看了你的照片,可她真不是你!”  “哭了?”我心里发笑,“熊样儿,还给你!”我把铅笔画递给了林丹。  林丹一把接过画小心地放进了书包里。  “吓死我了,我真以为你能撕了它!”林丹擦了擦眼睛。  我拿出苹果咬了一大口,递给了林丹。  林丹接过来也咬了一口,又递给了我。  林丹的父亲是花山市公安局局长,家里经济条件较好,他常常从家里给我带东西吃,什么糖果啊,点心啊,都是精装的。他的学习用具我也是拿过来就用,我和林丹的感情真的很好,只不过他不爱动,没事就趴在课桌上画图画。无论教室里怎样吵闹,丝毫影响不了林丹的注意力;平时林丹话很少,但是该说的时候一字一板,铿锵有力,也许是家庭出身和个人修养使得林丹具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使得他鹤立鸡群,孤傲,不随和,同学几年竟没有能与之交心交肺的好朋友。  不过,林丹倒是很爱管闲事,遇到男生欺负女生的事,总要站出来管一管,有的男生不服气,但是林丹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他们自惭形秽,自然矮了半截,悻悻然跑到操场上疯玩去了。背地里有男同学给林丹起了个绰号,叫“宝二爷”。看过《红楼梦》的同学知道绰号的意思,又想着编排出个林黛玉,有个男同学提议把林黛玉的绰号送给我,遭到大家的一致反对,我风风火火的假小子性格,有的男同学领教过,后来干脆给调换了角色,我成了“宝二爷”,林丹成了“林黛玉”,绰号没叫出去,因为我有拳头,谁一叫“哐”地给一拳,久而久之绰号自消自灭了。  那时候,我对林丹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觉得我们好像在哪见过,像认识好久了似的,林丹对我也是特别关心,把我当妹妹一样关心照顾。我们俩的感情好,加上我大大咧咧的性格,说话就随便一些。  “嗳,林丹,你画的是谁啊?”我问道。我这一问,刚才还乐颠颠吃苹果的林丹一下子不高兴了,“别问了,跟你没关系!”画像中的女人是谁,的确和我没有关系,照着我的照片画出来的就跟我有关系,但看到林丹一脸的不高兴,我也就没有问下去。  下课铃响了,我急忙整理了一下书包,放学回家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确信,我的照片是被林丹拿去了,“光明正大地朝我要呗,干嘛偷偷摸摸的,死小子!”  照片是不是林丹拿去的,忘了问林丹,以至于三十年也没确认;再后来,高中毕业,同学们分道扬镳,各奔东西,我考上了南方一所大学,毕业直接就留在南方了。  这次毕业三十年同学聚会,原以为林丹能出席,没想到,终,他还是没有来!  4  同学聚会结束后,忍不住惦念,按照张辉给我的地址,独自到林丹乡下的老房子,来看望这个惦记了三十年的苍白忧郁的同桌。  老房子坐落在离村子较远的一个小山坳里,路窄且崎岖,出租车上不去,我只好在公路边下了车。顺着一条小土路往上走,路面坑洼不平,一个个小石子裸露在外面,不小心把脚掌硌得生疼;路两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玉米地,翠绿的玉米叶子舒展着,层层叠叠绵延到远处的山脚下。  “这么大一片玉米地是怎样种出来的呢!”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城里的我不知道现在的农民们已经使用机械化耕种了,还以为依旧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呢。  “农民真是不容易啊,真庆幸自己没托生成农民,要不再苦再累也得挨着!”踩在一块小石头上,把我的脚崴了一下,“林丹,干嘛放着繁华优越的城市不住,偏得跑到这里来受罪呢!真是的!讨厌!”我的心里禁不住埋怨起来。穿着细跟鞋,踮着脚尖,侧侧愣愣地在小路上艰难地走了大约十一二分钟,前面二十米外,两扇木门映入我的眼帘。“天啊,坏小子,终于找到你了!”想到只有几步之遥,就要见到分别三十年来一直牵挂着的林丹,我的心跳加快了,想象着正在院子作画的林丹见我时吃惊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向前跑去,转眼间来到木门前。两扇紧闭的木门正对着小土路,是用粗糙的厚木板钉成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木匠师傅之手,虽然不精致倒也结实;一圈木棒围成的栅栏把一座老旧的泥屋圈在里面。   共 31996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