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由来

2019-09-14 07:10:23 来源: 万州信息港

王狗不姓王。人们知道他姓黄,却不知他的大名。王狗这名字,是因为小时候多病,夜里爱哭,其父母找了个算命的瞎子给他算命,说是要拜寄属相同是属狗的夫妻为干爹干妈才乖。结果访到邻寨有一户姓王的苗族人家符合这一条件。因此他的父母就略备薄礼,带着去拜寄,要请对方帮改名字。对方了解他的父母要拿他拜寄原因后,就随口给他改了个王狗的小名,从此与王狗的父母结成干亲家。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王狗长成了二十多岁的大小伙。这时候人们发现,王狗这个名字还真是名副其实。首先,他个子高大,块头魁梧,眉骨突出,浓眉细眼。双眼如鹰。看什么都给人一种原始野性的威胁;其次是他的好吃。二十二岁时,他学杀猪卖。那时梭筛电站建设正在火热之中,每天可以卖五六头猪的肉。别人当屠户杀猪卖肉能赚钱,他却相反。他每顿能吃两三斤肉,一斤酒。不仅如此,他还是个爱朋好友的人,吃饭的时候,还经常请人坐在一起划拳打码的,大吃大喝。结果连本钱都保不住。
后来做起了无本生意。白天睡觉,晚上就到电站偷钢管、管件,甚至彩电、现金。为了电站财产的安全,当时县公安局虽然在电站设立派出机构,但想走捷径、急于发财,贪图享受的人,像围绕电站工地,四处分散行动的老鼠,昼伏夜出,防不胜防。以至于保卫人员无论如何加强巡防,都无法避免财产物资的损失。因为每天晚上有奸商在附近的山洞设点现金收购偷来的钢材及其他物资。王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单打独斗地加入盗窃行列,几乎日进斗金。有了点钱的他,和邻村一位姓毛的姑娘双妹谈起了恋爱。双妹比他小四岁,个头中等,圆脸。人不算漂亮,但一对眼睛明亮闪烁,看上去长得青春可人。因为电站建设占了她家的地,通过村里介绍,勤快的双妹就到电站食堂做小工。每月一百块钱。王狗是在杀猪卖的时候,午去晚归的途中与毛双妹熟悉并因此相恋的。后来还请人和他去双妹家,陪她的父母坐过(一种订婚的风俗)。然而,在王狗不再杀猪卖,从事昼付夜出的活路,大吃大喝大睡地享受人生的时候,电厂某施工队一位离了婚的年近半百的保卫干部,不知何时,与毛双妹的往来亲密起来。据说,毛双妹的两位哥和她的父亲,常在那位保卫干部巡逻片区,经常趁着夜色,明偷暗抢。两年时间,穷得火起的家里,居然建起了一栋三间两层楼的洋房。而在这期间,毛双妹未婚先孕,被迫与那位保卫干部结了婚。婚前,王狗从双妹的身上,发现势头不对,就问毛双妹。毛双妹支支吾吾。常在腰间拐把杀猪刀从事夜行活动的王狗,一怒之下,捅了毛双妹大腿一刀,杀了个对穿。然后自己逃跑。毛双妹自己用衣服扎好伤口,返身到电站一个卫生所清洗和缝合包扎好伤口后,报了案。第二天准备外逃的王狗,在路上远远地就见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他知道,警察里有一位是附近村子的人,认识他的。为此,心里一惊,转身就跑。警察随后就追。情急之下,他跳下路坎,朝家的方向一路狂奔。临近村寨,在爬一道田埂时,在鸣枪警告王狗还在亡命奔逃的情况下,一阵手枪声奔他而来!有一颗的指弹击中了他的右脚底板。警察发现他被击中后,放慢了追捕的脚步。警察认为,凭着一路血迹,任他如何进村,藏在什么地方,都不难发现!然而,五个警察,搜遍整个寨子,竟然打不到他的踪影。问谁谁都说没看见王狗。凡是被问到的人,谁都是一脸的茫然,确实不知。
原来,王狗进村后,胡乱地用衣服扎住伤口,从一个田后埂的弯道阴沟口,窜入阴沟里。他那难以止住的血,消失在不断流淌污水的阴沟里。那半米见方的积满污泥秽水阴沟洞口,谁也不会想到能容纳一个人进入。这阴沟与村里好多人家的牛圈排水口是相通的。王狗仰躺在阴沟里,两面三刀手反撑着,听到警察从他上面走过的脚步声。他判断着警察脚步的方向。选择好安全出口。当他在一位年过花甲的长辈家牛圈头轻声呼喊时,那位清瘦如猴的老人打开圈门看到他一副全身污秽的狼狈相。四下里看了看,提水给他冲洗干净后,找衣服给他换上。又找来枪花药捣碎后给他包上。消消地养了一晚上。第二天夜里杵着根竹棍外逃。
外逃的他,找到以装修为业的邻村的王友,也就是他的干兄弟。王狗开始隐姓埋名,寄食王友处。王狗伤愈好,王友给他介绍到某搬运公司搞装载。装载工虽苦,但还是能挣钱的。挣了些钱的他,不好再寄食王友处。于是租房单住。
年过三十的王狗,遇上了一对被丈夫抛弃的母女,到城里拾垃圾谋生活,连住处都没有。有好几天在他租房外边夜宿。看到那不到两岁的女孩花口花嘴,穿得又脏又破。他有点可怜她。加上那女人看上去个头虽小,却很年轻。他于是就产生了一种与这对母女组成家庭的想法。于是他主动买东西给小女孩,还在他吃饭的时候,请女孩母亲一起吃。时间不长,他向女孩母亲提出他的想法。女孩母亲同意后,他们就同居了。那女的有身孕后,他带回了老家。那女的生了个女孩。一心一意想要个男孩的他,开始冷淡了那女的。甚至把自己男子汉的气魄,深藏起来,暗地里纵容邻居借故打骂那女的。那女的被欺负得忍无可忍,就背起带来的孩子,丢下和他生的女孩,含泪离开了他。
之后,曾经在逃难中有恩于王狗的王友患了肺结核。长期住院让王友将在外搞装修挣的钱花得一干二净。王狗知道后,爱大吃大喝的他,开始存钱。对于自己虽然年近七旬,但还能自食其力的父母都很少过问的王狗,把存得的五六千块钱的血汗钱,交给王友的妻子金莲。王狗的举动,让王友感动不已。王友因此对他的妻子金莲讲,如果有一天他死了,金莲要改嫁的话,改嫁给王狗。王友说,王狗这个人,脾气暴点,但是个好心人。你待他好,他待你更好。王友夫妻都是苗族,待人直爽,说话也直。金莲看着不断消瘦的王友,点头应承。谁知,王友这病,东寻西找,整了些苗家草药吃了后,渐渐地好了起来。甚至于王友在王狗的支持下,再返城市,重操旧业。日子渐渐地过得滋润起来。这时,王友初中毕业的大姑娘随着打工潮外出浙江打工,每月能掐五六百块钱了。虽然还有一个儿子读初二、一个读小学五年级。但王友重操旧业后,妻子金莲跟随而去,除了做饭做菜外,还能帮忙做小工。如拌灰沙,挑灰沙之类。一月能挣好几千块钱。并且,几年后,王友还回老家建了栋三间的水泥平房。可房子建好还未粉糊,王友就感到肝部疼痛。到医院检查,患了肝硬化,并开始腹水了。动了一次手续后,医生说王友活不到半年。于是,王友再次给他的妻子金莲说,他死后,她还年轻(由于金莲十六岁就结了婚,王友死时她仅三十六岁),肯定要改嫁。改嫁嫁给王狗。金莲又一次点头同意。可两面三刀个月后,王友去世,王狗却远在江浙,又无联系电话。加上王狗还有一个兄弟在家,对父母觉得放得了心,两三年还没回家一次。金莲就先找了个人家把自己嫁了出去。后来,听王狗回来,又转嫁给王狗。金莲嫁给王狗,族中反对的人多。原因是金莲做过结扎手续的,不会生育。都希望王狗再找个能生育的,争取生个儿子。好多人暗地里劝王狗。可王狗铁了心就是要和金莲做一家。并且两人还相约一起外出打工几年。据说王狗还因此改掉了大吃大喝的习惯,存了两三万块钱。前年回家,除了为王友还上生前所欠的八千块钱外,还给王友的老父老母每人三百块钱的过年钱。还给王友两个儿子每人两百块钱的压岁钱。并为他的父母购置了两个棺材。剩下的钱,除了借伍千块钱给他的兄弟结婚外,还准备把王友家原来建的房子装修完善。
村里很多人暗地里议论,王狗心太好了,自己却吃了大亏。在外赚钱那样辛苦,好不容易存点钱,回来还要帮人家还债、装修房子。不知他是怎样想的?并且对待王友父母和孩子比对待遇自己父母与姑娘还要好。和他玩得好的同龄人,背开金莲,公开劝他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不要太蠢。可年已四十有余的王狗,像变了个人样似的,谁劝他,他都是微微地笑说,好歹不说。并且,这对中年相遇的半路夫妻,你敬我爱的,做哪样都商量找算的做,和睦得跟一个人似的。对老对小,又敬又爱。谁家有哈大合小事,两口了又肯帮忙。深得村里人称赞。很多有儿有女的人家,感情还不如他俩。王狗平静的心,让很多人觉得奇怪,无法理解。
原来,王友次生病的那几年,由于身体原因,夫妻生活有些荒废。而王狗的报恩之举,又深受王友妻子金莲的赏识。金莲需要男人,身强力壮的王狗,也对女人有着强烈的渴望。看着王狗那富有男子汉的身体和气魄,金莲暗暗心动。而看到金莲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样子,王狗也暗自上火。不知什么时候,两人成就了鱼水之欢。直到金莲生下第三个孩子,也就是第二个儿子后,被乡计生办催去做了结扎手续。也就是说,王友的小儿子,其实是王狗的种。由此来说,王狗其实是有儿有女的人。王狗的幸福原来如此。

共 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幸福其实就是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的,这就是幸福,显然本文中的王狗与金莲之间由初的偷情,演变成了后来的这种幸福。【编辑:红荆】
1 楼 文友: 2010-06-0 1 :02:50 幸福其实就是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的,这就是幸福,显然本文中的王狗与金莲之间由初的偷情,演变成了后来的这种幸福。
2 楼 文友: 2010-06-0 16: 8:55 有趣,其实幸福很简单。作者通过王狗有悖道德的举动入手,到的幸福结束。细腻的反映了一个人的心理变化,把一个不正常家庭,描绘的于情于理都不可挑剔。圆满的结束了幸福的由来的主题。好欣赏了,问好作者。 文学爱好者
 楼 文友: 2010-06-0 20:4 :02 王狗的幸福其实是建立在一个不合社会规范,不合伦理纲常的基础上的,但是,他竟然真的幸福了。是王狗改变了社会的评判标准,还是社会改造了王狗呢?值得细细品味的文字,问好作者跟编辑。
4 楼 文友: 2010-06-04 22: 2:58 欣赏了。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一岁半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口臭
小儿咽喉肿痛
小孩口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