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管中窥豹一个老外如何通过淘宝了解中国年轻

2019-03-02 16:15:55

管中窥豹:一个老外如何通过淘宝了解中国年轻人 上淘宝买买买是很多人常常做的一件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了解卖货给你的淘宝店主或者是送货给你的快递小哥的故事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生活?或许你并不在意,不过读一读本文你能够对于习以为常的世界多一份了解。

如果你和我一样生活在中国,那么你肯定会从淘宝上买回很多东西。至今为止我从淘宝上买过的东西如下:泡沫防噪音耳塞、木质艾灸套装、熊猫头形状的 USB 接口音响、英国国旗图案的麻质坐垫、笔记本电脑散热架、无线键鼠套装、钢琴形状的夹式台灯、可用来开瓶盖的冰箱磁铁、一瓶布赫拉迪威士忌、一个 iPhone 移动电源以及一把太极剑。

如果你生活在中国以外的地方,那么对于淘宝也会心生敬畏。首先,淘宝上应有尽有,只要想不到,没有买不到。想要买到来自英格兰熬果酱的砂锅吗?淘宝有售。认为快递活蝎子是不可能的事情?淘宝可以。想要一匹小马做生日礼物?赶快从淘宝下单吧。你还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卖蜗牛粘液化妆品与汤姆•克鲁斯头像呢?据报道,你甚至能从淘宝上租回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呢。

其次,在淘宝购物极有效率。买下商品后在次日或者几天内就能送到你手里,当然了,这还得看它们从哪里发货。支付方法也相当简单,大多数的商品都便宜的出奇,评价系统增加了买家的可信度。为重要的一点是,使用淘宝相当有乐趣。你可以与卖家聊天,订制订单,查看商品过往评论,追踪物流进度,及时确认收货并且评价商品还能收到店家的现金奖励。整个上购物过程让人很容易就沦陷其中,买了再买,我一点也不惊讶为什么有些人会终日沉迷于刷淘宝。

在几个月之前我采访了一对开淘宝店的年轻夫妇,地点就在他们位于北京周边燕郊的公寓里。他们的店名为盒子扎染,主要是出售手工扎染服饰,包括 T 恤、背心、吊带衫。他们在自己的操作间里亲自扎染衣物,从商品本身到两个人的开店方式都充满了嬉皮士的精神,因此他们并不是淘宝店主的典型代表(出售电子产品的深圳淘宝店会更有代表性),但是却非常有意思。

相比于直接将他们写进报道,我认为从他们店里下一个订单买双袜子,然后记录下从上购买到快递送货上门的全流程会更有趣。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会和他们通过保持联系,并且让他们对于每一步骤都拍照记录,同时我也会在快递员送货上门的时候与他聊聊。虽然整件事情是在今年夏天发生的,但是现在写出来还不算迟,现在就让我们对于淘宝购物这件事情进行逐步的解析吧!

周五下午 1:28,细管胡同。

这是一个热得要命的夏日午后,任何一个胆敢在外闲逛的胡同居民都会被晒脱一层皮,

管中窥豹一个老外如何通过淘宝了解中国年轻

连鸟都被太阳烤得直跳。我在淘宝店里选购了一双沾染袜子,颜色是非常迷幻的红黄绿三色,我觉得它所散发的嬉皮风格和我日渐变长的头发比较相配。这双袜子价格 8.8 元人民币(不如 1 欧元),运费 7 块钱。我希望在明天晚上举办屋顶烧烤派对的时候就能穿上它,不知道现在下单能否及时送到,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先把钱付了。

周五下午 1:28,燕顺路福成 3 单元。

这是燕郊的一个慵懒的午后,燕郊位于北京郊区,实际属于河北。潮白河从燕郊流过,从这里到北京城内上班需要坐 2 小时公交车,但是由于北京城内房租高昂,仍然有大批北漂、年轻的新移民和打工者会选择住在燕郊。Sanhun 的电脑屏幕上都是打开的淘宝页面,有一个闪动的弹窗不停地提醒着已经有一位顾客下单购买了一双袜子。

Sanhun 今年 23 岁,来自重庆,她将一头长发染成了亮橙色,以此表达自己朋克的态度。Sanhun 的男朋友 Mengzi 比她大 5 岁,老家河北,留着一脸短短的络腮胡。他们二人相遇在一个豆瓣上的摇滚乐讨论小组,当有人侮辱了他们的音乐品味后,两人同仇敌忾地回应了对方,从此结缘。通过 传情达意了几个月之后,Sanhun 与 Mengzi 终于见面了,Sanhun 去到内蒙古与 Mengzi 一起生活了两年,在当地 Mengzi 以销售卡维生。

在 2012 年他们搬到了燕郊,并且开起了淘宝店。开淘宝店符合两人的生活方式,他们随时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只要在店铺首页贴一个歇业通知就行。「大多数人都盲目地追求金钱,」Mengzi 说道,「我们当然也要赚钱,但是自由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燕郊是少数几个房租低廉到足以让他们能够享受自由的地方,虽然 Mengzi 对于此地仍然属于河北有些郁闷。

扎染并不需要复杂的技术,而且利润空间相当可观。他们花 20 元买回 T 恤进行扎染,花费不了几个钱,但是成品可以卖出 45 元。一天里如果卖得好能售出 10 到 20 件,这样一个月如果生意好就能赚一万块钱,即使在北京,这也是一份体面的工资了。越来越多的文艺青年与潮人发现了扎染的魅力,因此这两人又将产品范围扩大到了床单、匡威帆布鞋以及破洞牛仔裤上。

得到差评让他们为头疼,因为差评会影响店铺排名,还有可能吓跑潜在顾客。他们处理差评之小心翼翼就如同拆除定时炸弹,他们会发信息安抚顾客,并且提出给予折扣或者直接退款,只求顾客能够删除差评。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他们二人的小店如今已经两钻了。这样一直发展下去可以从钻石变皇冠,从皇冠变金冠,成为有信誉的金皇冠卖家。

不过 Sanhun 与 Mengzi 并不急着将自己的淘宝店升级到皇冠。「我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Mengzi 坦陈,「如果我能挣到足以过上简单生活的钱,那就够开心了。」对于他们来说,简单生活就意味着享受草莓音乐节的大好时光,骑着自行车去度假,享受两个人待在一起的彼此陪伴,这种懒散且我行我素的生活方式能够让他们逃离工作的高压,不至于成为工资的奴隶。

周五下午 1:31,燕郊

Sanhun 在屏幕上看到了我的订单通知,她与我确认了收件姓名与地址,并且发来信息问我这个怪人为何兴师动众只为买一双袜子。Sanhun 今天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她养的三只猫的其中一只刚刚生了五只小猫。她很担心猫妈妈「炸鸡」会攻击自己的孩子。Mengzi 去家附近的潮白河钓鱼了,这是他的爱好之一,虽然他经常一条也钓不到。在晚些时候他们会一起扎染我的袜子。

周五下去 3:30,燕郊

Mengzi 又一次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他们一同将我预订的两只袜子用橡皮筋扎上,以防它们散开,然后将其放在架在水池上方的金属架上,喷上红黄绿三色,使得这袜子看上去好似一个加勒比国家的国旗。在扎染袜子的同时他们还处理了另一个订单中的 T 恤,然后静静将其放置等待晾干。

周五晚上 7:00,燕郊

淘宝不仅能为买家送货上门,还能为卖家上门取货,当然这都要依靠快递公司完成。晚上 7 点时快递员来到这里,取走了一堆包裹,其中就包括了装有我的袜子贴上了快递单的长方形纸板箱。快递员将这些包裹堆在他位于燕郊的办公室里,然后就出门去吃完饭喝啤酒,或者上看看小黄片,度过自己的周五之夜。

周六早上 8:30,四惠快递中心

就在昨晚与今早之间,我的包裹从燕郊送到了快递公司位于四惠的处理中心,这是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的四环,已经很接近中心位置了。在这里,我的包裹会被分派给快递员郭耀光(音译),他负责将快递送到我家附近北新桥地铁站那一片区。

郭耀光今年 23 岁,看上去还像一个学生,眉毛浓密,笑容甜蜜,他也是一个河北人。他每周工作六天半,早上 6 点半起床去处理中心取快递,然后用公司配备的电动三轮车将这些快递送到人们手中。他一个月可以挣到 3000 块钱,这已经足够支付他的生活费,并且每个月还能存下来一点。

两年前郭耀光从大学退学,因为他明白即使读到毕业自己也无法找到更好的工作。在他看来,想要找到一份真正的好工作需要有钱、有关系、有门路,而不是学历。他在北京、天津以及上海的工厂工作了一年半,在厂里制作 iPhone、Macbook Air 以及索尼。还有半年的时间他干了一份上门销售的工作,他是今年 3 月才刚刚开始送快递这份工作。

因为他只负责这一街区(中国的街区大得吓人),所以他熟知从交道口到张自忠路的每一个角落与缝隙。这片街区即包括高楼林立的交道口东大街,也有众多大杂院与横七竖八的胡同,他往往很难从这里找到某一户人家的门口,因此经常需要打联系收件人,或者站在入口处大声喊出收件人的名字,直到有人打开窗户指引他上门。

有时候耀光在送快递的时候也会好奇心大起,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些人住得起这种二环路里的公寓。他感到好奇的要属外国人了,因为他注意到了这些外国人们总是住在 6 楼,据他的推测,这是因为较低的楼层都被中国人租走或者买下了。他还注意到了住在白米仓胡同的一个外国人娶了一位中国妻子,这让他感觉很有意思(希望不要被人肉搜索出来)。

无论如何,他还是喜欢送快递这份工作的,因为这让他接触到许多不同的人,而且也不怎么费力,可能遭遇的问题就是送错了快递,这会让他有麻烦的。但是他不清楚这份工作是否还有晋升的空间。虽然他今年才 23 岁,但是却遵循孔夫子「三十而立」的教诲。然而他离「三十而立」这个目标还差得很远,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社保,也没有女朋友。「如果你没有钱,就不会有姑娘愿意和你在一起,」他说出了一种听上去非常熟悉的论调,「这就是如今中国的规矩。」

不过未来仍然等待他去书写,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送好每一个包裹。

周六上午 10:15,细管胡同 19 号。

耀光敲响了我家的门,他的电动三轮车停在胡同外面,然而却没有人应门。他拨打了快递单上的收件人联系到了我,当时我正在超市为晚上的烤肉派对进行大采购。我让耀光下午 1 点再过来送快递。

周六下午 3:11,细管胡同 19 号

快递员终于上门给我派件了,当时我正在准备派对上的汉堡包肉饼。在我签收了快递之后,我和耀光坐下来聊了一会,我也因此得知了他本人的故事。我们交换了号码,他高兴地所我是他结识的个外国朋友。在这之后我还多次在这一片街区见过他,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每次看到我都会停下来打招呼,虽然我再也没从他那里收过快递。虽然他不是我们街区一个淘宝快递员,但是确是我们喜爱的那一个。

我从一次淘宝购物中得到了这么多故事,值了!我的袜子也终于送到了,在我将耀光送出门之后,迫不及待地用我的专用淘宝拆件刀打开了这一包裹。纸板箱里面是一个灰色的塑料信封,太有悬念了,我还不知道袜子长得什么样。灰色塑料信封里面还有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躺着我的扎染船袜。

我赶紧拆开包装将袜子穿起来,非常贴合,完美。

我接着去做我的汉堡肉饼,现在我的脚已经看上去很有范了。在收到袜子的第二天,我确认收货并且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现在我知道了是哪一对年轻的情侣将袜子卖给我,他们住在燕郊照顾着五只新生小猫;我还知道了 23 岁快递员郭耀光的故事,他一个月挣 3000 块钱(大约 300 欧元),这让我在爬到屋顶上举办烤肉派对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罪恶感,感觉自己是一个特权阶层一般。就像我和朋友们都爱配着柠檬水吃的烤香肠一样,我并不想知道它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时候你只有在不知道整个过程的时候,才能享受淘宝快递带来的乐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