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村民要杀我哥和玉凤我准备救他的时候发现街上全是老鼠

2019-06-18 12:36:23 来源: 万州信息港

想来想去,秦仲卿无论反抗不反抗都是个死,我顿时心急如焚,急的抓耳挠腮。

村规森严,谁都不能违背,否则就是死!

这么多人围着,以秦仲卿一人之力,肯定没有办法脱困,现在能帮他的人,只有我!

可我人微言轻,谁能听我的?

秦仲卿沉默了片刻,开口问,“按照村规,上禁山该如何处置?”

村长微微低着头,不敢直视秦仲卿的目光,“鞭打三十,仗三十!”

那时候是一九八六年,改革处始,村子外面早就改革开放了,可我们村子地处偏僻,村长对村子还有的统治权,相当于族长一样,而帮助村长统治村子的,就是村规。

村规犹如圣旨,不能违抗!

“好,我同意接受村规处置!”秦仲卿听完之后,却意外点了点头,“现在就实施?”

“现在就实施!”村长一脸讶异看向秦仲卿,不明白他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反而接受村规处置。

秦仲卿虽然闯了禁山,但却救了他闺女,如果秦仲卿强词夺理紧抓着救人这点不放,他还真的很为难。可秦仲卿居然二话不说就接受了村规,这让村长反而更难为情了。

毕竟,秦仲卿救了他闺女一命!

执行村规的场所也很简单,就在村长家,村长去请了供奉在祠堂的鞭子和木仗,让秦仲卿脱了上衣,开始执行项村规:鞭打三十!

我一看真要打秦仲卿,顿时急了,眼珠子一转,看到了村长家院西头堆着的一堆秸秆垛,顿时心里有了主意,快速挤出人群,顺着院子院墙根溜到了草垛跟前,掏出了身上的火柴。

农村人烧地锅的多,农忙后会把秸秆什么的储存起来堆成垛,方便冬天引火烧火,村长家的这个秸秆垛很大,几乎堆满了西边的院墙,如果点燃后,会蔓延到堂屋。

到时候村长家堂屋着火,他们那儿还顾得上执行村规,肯定得先救火,秦仲卿也正好可以脱困。

至于脱困之后怎么办,我暂时也没想,反正三十鞭子下去死不了人,但三十大板下去,会死人!

我不能让秦仲卿死。

一是因为秦仲卿很有可能是我哥,二是我还得依靠秦仲卿查我妈当年的死因还有女鬼的真面目,以及村里近的疑团。

看了看四周,围观的村里人都只顾着探着脖子看指村长执行村规,根本没人注意到我,我迅速擦着了火柴,随手一扔,就将火柴扔到了秸秆垛上。

秸秆垛是稻谷秸秆,易燃,一根火柴下去,很快就被点燃了。而且火势很快,直接就从小火苗变成了一条火龙,被风一吹,立刻就朝村长家堂屋蹿了过去。

“着火了,着火了,大家快救火啊!”等火势起来之后,我立刻卯足劲儿吼了一声。

院子里很快就乱成了一团,“真的着火了,快去拿水桶救火!”

“哪个兔崽子不长眼,肯定在秸秆垛上扔烟头了,奶奶的,快救火!”

……

院子里一乱,人就开始四处奔走去找水桶什么的救火,我正好看到已经走到村长家院子磨盘边打算接受村规的秦仲卿。大家伙儿忙着去救火的时候,秦仲卿正好脱下了上衣,打算接受鞭打。

当时秦仲卿正好背对着我,我正好看到他的后背,他的后背精壮解释,后背左侧纹着一条带着翅膀的龙!

那龙纹的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竟然像是要腾空飞起来一样,威风凛凛!

只是,那飞龙却只纹了一半,一半身子,一半翅膀,虽然威风,但看上去竟然无比怪异。

那时候还不兴纹身,我连纹身这个词都不知道,就看到秦仲卿后背上盘旋着这么一条怪异却威风的飞龙,目光就牢牢黏在了他后背上,怎么都挪不开。

不光是我,村长也看到了。

村长反应比我更厉害,他脸色骤然大变,低声问了秦仲卿一句什么。

秦仲卿好像点了点头。

紧接着,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村长竟然亲自拿起秦仲卿脱在一旁的衣服披在他身上,又低声对秦仲卿说了句什么,接着秦仲卿站起身来,穿好衣服,迈步朝院子外走去。

即便是这种情况下,秦仲卿依旧保持衣冠整洁的样子,丝毫不受影响。

因为我距离他们太远,院子里人又多,吵吵嚷嚷的都在忙着救火,我根本没听到村长跟秦仲卿说了什么,却知道刚才还执意要执行村规的村长,居然直接放秦仲卿走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

要知道,一个村子的村长,就相当于这个村子的族长,虽然有着的权威,但在做事上也要保证的公平公正,否则根本难以在村子里竖立威信。所以,村长说要执行村规,那就要执行,否则没有办法向村子里人交代。

可现在,村长居然就这么放秦仲卿走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里好奇的要命,也顾不上帮村长家救火,就急匆匆追了出去。

秦仲卿走的飞快,我追到他的时候,已经距离他住的面粉加工厂不远了,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我就扬声叫他,“哥,你等等我!”

秦仲卿顿住了脚步,扭头问我,“那把火是你放的?”

他当时根本看不到我在什么地方,居然一猜就能猜到是我放的,真是挺厉害的!

我搔了搔脑袋,一脸难为情,“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想着趁着他们忙着救火,你正好趁机逃走,逃的远远的,这样村里人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

秦仲卿又问,“为什么要救我?”

这话问的,我不救你,还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打死啊。

不过我也学聪明了,矫情了一把,“因为你是我哥,我不能看着你死。”

秦仲卿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走上前,然后将手放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我几下,黑黝黝的眼里有什么东西在跳跃。

他的劲儿很大,手很重,拍我那几下的时候,差点没把我肩膀的骨头给拍碎了,要不是我刚救了他,我还以为他想要我的命呢!

拍完之后,他也没说别的,只转身朝面粉加工厂走,把我本来都已经蹦到嘴边的谦虚的话都给堵了回去。

“哥,玉凤是怎么到禁山的?”我跟在秦仲卿屁股后面追问,“是不是被村长送到禁山的?”

秦仲卿只顾走,没有搭理我。

我继续追问,“他为什么把玉凤送到禁山?是不是送到禁山就能保住玉凤的性命?可是不对啊,村里人都知道,去禁山是个死,就算回来也受不了村规处置,村长把玉凤送到禁山,这明摆了就是让她送死啊。我想不通村长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可是他的亲闺女……”

秦仲卿还是不搭理我。

我继续追着进面粉加工厂,继续絮叨。

可不管我说什么,秦仲卿就跟没听到似的,只自顾自做自己的事,理都不理我。

只在我看到春花尸体时问他,“哥,春花的尸体什么时候烧掉?”

秦仲卿终于回了我一句,“不能烧。”

不能烧?为什么不能烧?

秦仲卿跟之前一样,再也不搭理我了。

我更奇怪了,之前二狗死了,秦仲卿让烧掉,二狗媳妇死了,秦仲卿也让烧掉,为什么到了春花就不能烧了?

难不成,因为春花长的格外好看?

不不不,这不是秦仲卿不烧春花尸体的理由,肯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我又问,“哥,村长现在虽然放过你了,但说不定还会再想办法对你下手,你是不是要离开这个地方?”

秦仲卿终于又回了我一句,“没事。”

没事?

意思就是村长不会对他怎么样了?

“哥,你身上那纹身什么意思,为什么村长看了之后就不再执行村规了?”秦仲卿说没事后,我忽然想到了他身上的纹身,“我刚才看的清楚,村长看到你后背上这个东西,脸都变了。长这么大,我还没怎么见村长变过脸呢!”

按照规矩必须执行的村规,却在村长看到秦仲卿后背上的纹身时忽然就放弃了,这纹身代表着什么?

秦仲卿到底是什么身份?

秦仲卿终于扭头看向我,黑眸深入古井,声音清冷无比,“以后任何事,你都不要插手了。”

“哥,什么意思?什么叫任何事都不让我插手了?”我愣了愣,一时没有明白秦仲卿话里的意思,“你是不让我插手村长家的事了,还是不让我插手咱妈和春花她们几个人死的事了?不是我想插手,是他们都是因为我死的,我不能坐视不管……”

回答我的,是秦仲卿的背影,还有他碰上房门的声音。

秦仲卿直接把我扔在了春花所在的屋子,然后只身去了隔壁屋。

我追出去的时候,隔壁屋已经从里面插上了门,窗户又用黑布蒙着,我根本看不到秦仲卿在隔壁干什么!

秦仲卿不理我,我只能回屋,跟春花待在一个屋。

待了片刻,我还是待不住,又想着大白天的没人敢对我下手,我就索性出了屋去村子里溜达。

谁料,刚到村子,我就看到辫子奶奶从村长家的方向走回来了,嘴里嘟嘟囔囔说,“这老祖宗也真是给猪油蒙了心,进了禁山活着回来就不容易了,居然还要执行村规,那么水灵的一个丫头,不被打死才怪!”

我吃了一惊,追上去就问,谁要挨打了?

“玉凤那丫头嘛,还能有谁!”辫子奶奶愤愤不平回了一句,又掂着小脚嘟囔着离开了。

我猛然愣住。

没错,秦仲卿是从禁山回来的,秦玉凤也算是从禁山回来的。

秦仲卿从禁山回来违背了村规,那秦玉凤也违背了村规!

我急着救秦仲卿,竟然忽略了秦玉凤!

“不行,我得去看看怎么回事!”我心中一急,立刻朝村长家再次奔去。

村长连夜将秦玉凤送往禁山,已经够让我起疑了,现在居然还要按照村规处置秦玉凤?

这么对待自己的亲闺女,村长这是按的什么心!

可等我一溜烟跑到村长家的时候,却听说了一个消息,让我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本文作者:漁舟唱晚9(今日头条)Tags:鼠 小说

朝阳专治癫痫医院
六盘水好的治疗牛皮癣医院
渭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