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监会能源局人事调动为电改铺垫2019iyiou

2019-05-14 18:59:56 来源: 万州信息港

电监会能源局人事调动为电改铺垫

电改的初衷是把电运营权下放到各区域电公司,并形成竞争,而目前区域电公司已被架空

改革派吴新雄出任新国家能源局局长,让人们对电力体制改革充满了新的期待。

近日,有关国家电公司一拆为五的改革方案在坊间流传。尽管国家电公司称,国家发改委深化2013年经济体制改革征求意见稿中,并没有拆分国家电的内容,但 拆分国家电的消息表明了一种社会舆论的走势。 一位电力行业的人士表示。

在国家能源局采访时得到的消息是,目前新国家能源局的重组只确定了高层人选,各司处的设置还没有确定。有关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问题,要等到国家能源局重组完成后才有定论。

扫清障碍?

在吴新雄任职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电监会连发了多份有关电力交易与市场秩序监管、供电监管以及市场准入监管等一系列报告。这些报告直面电垄断、企业间利益冲突等矛盾和问题。

只有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电监会才有干事创业的更好舞台和平台。 在2012年电力监管年中工作会议上,吴新雄提出了 以改革促监管,以监管促改革 的基本思路,把 建立和完善电力市场体制机制 作为电监会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着力点和切入点。

吴在职期间,电监会组织研究了 十二五 电力改革顶层设计和实施路径,提出了 十二五 深化电力改革的操作方案,并形成了阶段性成果报告。吴也因此被业内认为是改革的代表人物。然而,电改并没有像吴新雄预想的那么顺利。

据我了解,确实有很多人觉得,如果不动国家电,电力改革就推不下去。 上述电力行业的人士说。

国家电刘振亚素有 铁腕人物 之称,在外界看来,电力快速发展,刘振业有首功,电改10年未动,也与刘的铁腕有关。刘振亚一直坚持输配一体化、调度和电一体化的观点。他曾表示,电力改革不能走部分国家以全面拆分和私有化为导向的 破碎式 改革道路,而是要维护国有经济在电力工业中的主导地位,培育具有规模优势和国际竞争力的电力企业。

刘振亚认为,目前国家的电力体制可以限度地降低电力系统瓦解和大面积停电的风险,实施输配电结构分拆反而会带来效率损失,中国若实行输配分开将增加成本600亿至1800亿元。

把运营权下放到各个区域电公司,是拆分国的本质。 一位曾参与电力改革的电力行业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表示,拆分国家电,实际上就是落实了2002年的电力改革方案。

上述曾参与电力改革的电力行业人士说,按照 5号文 设计,国家电是原国家电力公司管理的电资产出资人代表,负责区域电间电力交易、调度和事务协调,参与投资、建设和经营相关跨区域输变电和联工程,受国家有关部门委托协助制定电发展规划。

当时的设计是,国家电公司作为母公司控股五个子公司,各子公司是独立运营的企业。由于当时国家电力公司坚决反对,只把南方电公司独立出去,其他四大区域电公司继续保留,原则上运营权在区域电公司。然而,国家电公司成立后,逐步把各个区域电公司变成了分部,他们不再是独立运营的主体。同时,国家电公司把各省电力公司的干部任命、经济核算等权力上收,相当于国总部直管各省公司。

拆分的真正意义在于多个主体可以互相竞争,就像现在的五大发电集团一样。尽管五大发电集团都是国企,但在清洁能源发展、装机容量、降低煤耗等方面都在竞争。 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国家电分拆后,政府的发言权就增强了,电间也有了竞争,发电企业的投资方向、电厂选址等都可以比较,这个区域的电不好,可以去另外一个区域建厂,而现在,我们没有选择。区域电分开后,即使输配暂时不分开,也可以对电的建设和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

改革时机

力推电力体制改革的电监会主导国家能源局重组,给10年未能完成的电力体制改革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今年两会期间,电改的呼声也日渐高涨。尤其是电力行业的两位重量级人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全国政协委员、电监会副主席王禹民的建言,掀起了新一轮电改的热潮。

在李小琳的提案中明确提出,购售电应逐步放开,增加电厂、用户的选择权和议价权,实现电能买卖从管制垄断型向竞争服务型转变;成立各级购售电服务公司,提供过渡期内的购电代理服务,成立独立的电力交易中心;出台独立输配电价;实施容量、电量和辅助服务三部制的电价机制,建立相应的容量、电量和辅助服务市场

李小琳的提案内容几乎涵盖了电力体制改革的所有重点和难点问题。

而王禹民则表示,电改 难啃的骨头 在于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目前的现状是上电价已经独立,但输电、配电、售电仍然一体化。如果上电价和输配电售电环节电价不变,价格就不能疏导出去。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应在体制和机制上双重突破,简单地说,就是输电的不卖电,即由政府制定出台独立的输配电价,电企业负责把电这条 公路 建好,按输配电价收取 过路费 ,用于电投资建设和维护。

政企分开、调度独立是电改的另一个难点。 国家电公司改革的关键是要政企分开,把政府职能、社会管理职能和经营职能分开。 一位电力行业的人士说,国家电公司既有政府职能又是企业性质,要防止其利用社会管理职能谋利,其中典型的就是电力调度。

原国家电监会副主席邵秉仁也提出,电力调度中心应当独立,可以在新成立的政府管理机构下设一个全国电力调度中心,其分支机构负责每一个区域的电力调度。这样,既有利于解决调度公平问题,也有利于新能源的接入,并有利于各个区域根据其自身的区域特点发展出自己的模式。

现在根本无法讨论输配分开的问题 。一位电力企业人士对电改颇感无奈,他提议,应尽快拆分电,实现电力调度独立,这样,输配分开自然就能水到渠成。

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业内人士表示,能源主管部门下一步的人事安排,会透露出改革如何进行下去的重要信息。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重组后,必然会带来一系列人事调整。电监会、能源局将有数位副部级干部会重新安排,或可为下一步改革进行铺垫。

2008年东莞生活服务C轮企业
英版寺库IPO剧透了怎样的品电商新态势
2016年杭州人工智能种子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