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社保组合业绩神话曾遭质疑业内呼吁信披对称

2018-10-13 04:14:14

日前,长盛基金旗下一则人事变动公告,注意到了社保组合基金经理人选的一个特殊之处:包括长盛在内的4家基金公司均存在任命同一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的现象。

目前,仅11家基金公司具有社保组合管理资格,公募基金对于社保组合的运作也一直以管理的神秘性、风控的独立性著称。

由于社保组合并无信披义务,因此公众对部分基金公司的社保组合基金经理任职情况不得而知。

对于这一现象,外界对此知之甚少,就连业内人士也大呼不可思议,并表示这种做法应该禁止。业界一直流传基金公司有 “重社保、轻公募”的操作思路,加上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公募和社保,那么问题来了,这道防火墙究竟该如何设置?

基金经理交叉管理非个案

10月16日,长盛基金旗下一则普通的人事变动公告,引起了注意。

前基金经理邓永明的辞职,引发了长盛旗下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同时生变。其中,接替邓永明管理长盛同德的基金经理王宁,不仅是长盛现任总经理助理,还是长盛同智、长盛城镇化基金经理,以及“长盛系”社保组合基金经理。

这不免令人有些费解。众所周知,长期以来,社保组合的投资运作以业绩的稳定性、管理的神秘性、风控的独立性而著称。如果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那么投资上这道最关键的防火墙应该如何设置?

查询长盛旗下36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任职情况,发现王宁并非个别现象。长盛同鑫二号基金经理蔡宾,不仅是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同时也担任社保组合基金经理。公开资料显示,王宁2005年加入长盛基金公司,曾任长盛权益投资部总监;蔡宾则是2006年2月加盟长盛。向长盛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了解到的情况是,两位基金经理在公司都是“有地位”而且比较低调的,尤其是王宁,鲜有介绍采访以及公开发表观点。对于兼任一事,上述人士表示,是由社保理事会默许的,且不具备披露义务,因此并不愿意多谈。

就此咨询业内专家,专家表示,自己此前没有关注到这一现象,同时明确指出“这根本不应该发生”,因为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利益输送,简直不得不防。

目前仅有11家公募基金公司具有社保组合管理资格,其中“老十家”占据7家。这一资格的含金量主要来自于其“稀缺性”,社保理事会在近十年时间里都没有再将管理资格进一步放开。除长盛之外,另外10家基金公司分别是博时、广发、国泰、海富通、华夏、嘉实、南方、鹏华、易方达、招商。逐一查阅10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人事安排之后发现,基金经理交叉管理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的并非只是长盛一家,博时、鹏华、嘉实均有此现象。

具体来看,博时基金现任股票投资部总经理、股票投资部价值组投资总监邓晓峰,兼任博时主题行业基金经理以及社保股票基金基金经理。

目前掌管鹏华丰盛、鹏华双债的基金经理初冬,同时也是鹏华总裁助理、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及社保基金组合投资经理。

嘉实多元及嘉实多利基金经理王茜,现任嘉实固定收益部总监及社保组合基金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这仅是记者根据已披露的公开信息查找到的情况。由于社保组合并不存在信披义务,因此有的基金公司并未在基金经理的公开履历上披露其是否同时管理社保组合这一信息。交流中,有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坦承旗下基金经理正在交叉管理,但并未披露,理由是没有披露的义务。也就是说,除了单独任命的社保组合基金经理之外,与公募基金进行交叉管理或许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从基金业整体来看,同样不具有信披义务的基金公司专户产品,专户基金经理与公募基金经理却是严格分开的,就是为了防止利益输送。

任命由社保理事会拍板

社保组合的投资运作方式为社保理事会直接投资和委托投资管理人投资。由于其资金的特殊性质,受委托管理的11家公募基金和中金公司均不敢有所怠慢。那么社保组合基金经理这一角色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

根据了解的情况,基金经理的最终任命权并不在基金公司手中,而是由社保理事会拍板。

上述一家具有社保管理资格的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表示,社保组合基金经理的选定是一件非常繁复的过程,社保理事会有一套自己的筛选体系。首先,基金公司内部挑选数名业绩出色的基金经理参与选拔,主要包括面试以及答辩,社保理事会主要听取其投资理念等相关内容,再结合其管理业绩,商议考察一段时间之后再做出最后决定。

当然,基金公司对于出现交叉管理的结果并非完全不可控。其可控的部分就在初始人选之上,如果基金公司向社保理事会提供的候选人不是现任公募基金经理,最后当然也能够避免交叉,但社保理事会并未对此作出明确规定。

上述专家表示,“出现交叉管理的情况,与眼下公募基金人才流失太过严重有一定关系,要让基金公司完整派出单独一支基金经理团队可能有些难度。不过具有社保资格的都是大公司,如果这点人才储备都不具备,如何又谈得上大公司呢?”

2012年,《投资者报》对于社保组合的投资运作进行了部分揭秘。文章指出,“公募基金公司的研究平台是共享的,即社保基金与公募基金产品共用一个研究平台,但在其他方面则由上及下构筑了严密的防火墙,这包括各自有独立的投资团队、独立的办公区域、独立的监察稽核,甚至有些设立了独立的交易员。”

在这种情况下,社保组合与公募基金为何共用同一位基金经理?

上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投研确实没有分开,但交易系统和风控系统肯定是分开的。比如说,如果一位基金经理同时管理3只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他看中某一只股票准备下单,一般情况下交易室会为其所管理的3只基金同时买入该股票。而社保的交易系统是分开的,其下单时间与公募基金的买入时间并不一致,但买入的股票或许是同一只。”

社保组合业绩神话曾遭质疑

采访过程中,当提到对利益输送的担心时,有基金公司立刻拍胸脯保证称“请持有人放心,我们公司是绝对不可能做违规交易的。”

早在2005年6月,社保基金管理人投资运作绩效情况的第一次考核结果公布之后,银河证券便曾撰文质疑公募基金和社保组合业绩的差异性——前者亏而后者赚。2006年媒体跟进,尤其是鹏华所管理的社保组合与旗下公募基金业绩的差异引人关注,与此同时鹏华旗下公募基金与所管理的104社保组合交叉持股又遭媒体曝光,所涉及的6只股票均不是同买同卖,而是反向操作,例如针对同一只股票公募基金增持而社保组合减持,或者公募基金减持而社保组合增持。曾就此采访鹏华相关高管,获得了一些解释。但随后银河证券再次撰文,质疑了鹏华方面的解释,呼吁进一步调查清楚事情真相,但最终不了了之。

2009年9月,《股市动态分析》撰文指出长盛旗下公募产品和社保组合之间存在交叉持股行为,文章认为这恐怕不是一种巧合。

应该说,这些质疑大都源于社保组合的业绩神话,以及公募基金公司内部对于社保组合的重视。多年来,不论牛熊如何穿越,社保组合总能维持整体正收益,甚至还传颂着低处建仓、高处逃顶的佳话,俨然一支A股投资奇兵。正因为出众的业绩,当社保组合偶尔现身季末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时,这些个股往往也被投资者特别关注,所谓的社保重仓股,也成为一个重要的投资概念。

不过,社保组合的投资范围并不局限于A股和债券资产,而是包括境内和境外。境内投资范围包括:银行存款、债券、信托投资、资产证券化产品、股票、证券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和股权投资基金等;境外投资范围包括:在批准范围内的银行存款、银行票据、大额可转让存单等货币市场产品,债券、股票、证券投资基金,以及用于风险管理的掉期、远期等衍生金融工具。

2001年颁布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一直沿用至今,办法详细规定了各类资产的投资比例:首先,银行存款和国债投资的比例不得低于50%,其中银行存款的比例不得低于10%,在一家银行的存款不得高于社保基金银行存款总额的50%;其次,企业债、金融债投资的比例不得高于10%;再次,证券投资基金、股票投资的比例不得高于40%。

与此同时,单个投资管理人管理的社保基金资产投资于一家企业所发行的证券或单只证券投资基金,不得超过该企业所发行证券或该基金份额的5%;按成本计算,不得超过其管理的社保基金资产总值的10%。由于社保组合允许投资基金,因此投资管理人管理的社保基金资产如果投资于自己管理的基金还须经理事会认可。

尽管投资标的纷繁众多,但社保组合运用相对广泛的还是传统的股票和债券投资;此外,股权投资也是其保证收益、分化证券投资风险的主要途径。

业内呼吁信披“对称”

尽管运作社保组合并不会为基金公司带来高额的管理费回报,但社保资格对于基金公司来说本身就是一块金字招牌,代表着专业、安全和信誉。目前公募基金公司数量已达95家,但具有社保组合管理资格的仍仅有上述11家。

上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也毫不吝言公司对于社保资格的珍视程度,派遣精兵强将为其保驾护航;即便人才捉襟见肘,也不惜令现任的优秀公募基金经理“跨界”。

公募基金与社保组合信息的“不对称”是造成利益输送担心的主要原因。

业内人士早就呼吁,建议社保组合也应该和公募基金一样形成公开信披制度,既然社保组合的资金与公募基金都是为百姓理财,就都具备信披义务。

目前社保理事会做到的信披是每年一次向社会公布社保基金资产、收益、现金流量等财务状况;每季度一次向财政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提交社保基金财务会计报告、投资管理报告等。其同时要求社保基金投资管理人应按社保基金委托资产管理合同及理事会的要求定期和不定期向理事会提供社保基金委托资产投资运作报告,但这类报告并不对外公开。因此,除社保组合偶尔现身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外,其他投资痕迹很难追踪。

今年6月30日公布的2013年度社保理事会基金年度报告显示,社保基金会管理的基金资产总额12415.64亿元,其中:社保基金会直接投资资产6697.74亿元,占比53.95%;委托投资资产5717.90亿元,占比46.05%。基金权益投资收益额685.87亿元,其中已实现收益额592.71亿元 (已实现收益率5.54%),交易类资产公允价值变动额93.16亿元,投资收益率6.20%。基金自成立以来的累计投资收益额4187.38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8.13%,确实不低。

双联泵齿轮
龙池翠洲-南京
塑料菜板图片
双联泵 威格士
龙池翠洲户型图-南京
台州塑料盘
双联泵 派克
龙池翠洲60-90㎡户型图-南京
塑料瓶盖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